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互联网观察

吕伯望的BLOG

 
 
 

日志

 
 

从今日起,本人改名为吕伯望  

2006-04-01 02:01: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名启事

 

从今日起,本人改名为吕伯望。

 

不喜欢“吕伟钢”或者“吕伟刚”很久很久了。名字本是父亲起的,因为算命先生说俺命中缺金,就用了金字旁的“钢”字。就因为名字中带了“钢”字,俺考上大学后就被招去学了钢铁材料这个专业。

 

上大学那阵,俺就想着改名了,可惜俺学的是工科,全部的文学功底来自同班同学宿舍床头边放着的、一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唐代绝句五十首》,因此憋了好几年也没憋出一个屁来,只好作罢。

 

大学毕业工作后没几年,科研项目获得石油部科技成果三等奖,哪知领导申报的时候把俺的名字填成“吕伟刚”了。盖着国徽的奖励证书当年可是无上的荣光,于是俺开始接受带着光环的吕伟刚这三个字了,包括有一回身份证丢了,补回来的临时身份证也是吕伟刚,俺也照样用了一年。在互联网这个圈子里,知道俺是吕伟钢而不是吕伟刚的人,根据十三点调查公司的不完全统计,大概只有3.1415926%,但十三点公司的调查并没有给出这个圈子的半径。

 

吕伟钢或者吕伟刚这三字,只有中间的“伟”字,没给俺添多少麻烦,相反还给俺赢得一个“伟哥”的雅称。“吕”的问题首先是在国外读书的时候碰到的,英语国家没有ü这个发音,于是俺就不再姓吕而改姓路、陆、卢、鲁什么的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纠正一下,后来就顺其自然了。钢字即使是在国外也仍然给俺惹麻烦,因为Gang一般总是跟黑帮什么的有关,譬如著名的电影《纽约黑帮》就叫Gangs of New York。俺同学中一人姓郝,一人名兵,这两人的姓名无论是在中国人还是在外国人嘴里念着都好听,结果他们一人去了特牛比的投资银行,一人去了特牛比的咨询公司,这就是好名字的榜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总跟俺的名字作对。当年俺好不容易学会了普通话和电脑,结果发现吕字在拼音输入时不再是lu而是lv了。不知道在电传时代,或者现在的网络聊天用语中,lv是不是love的缩写,要真是这样,“吕”字意译为lv也不算错,小两口嘛。

 

俺后来的遭难,不怪别的,还是怪俺老爹没把名字取对。

 

20048月,俺在东北出了车祸。俺弟弟一边订票,一边嘱托他在沈阳的朋友先来瞧瞧俺的伤势。弟弟的这位朋友在沈阳发了家,为人特重朋友义气。还有一点,他特信姓名解析与人生预测,给新浪每个季度带来好几百万美元的网兴科技的短信,正是他这样的用户,不过他用的是另外一个SP。俺现在蹲在马桶上无聊的时候偶尔也会给这家SP贡献好几块钱的人民币,都是受他的影响。

 

话说俺弟弟的这位朋友,一拿到俺的手机号码,就心生不祥之感,立时就给这家SP发了短信查验。查验的结果自然是不吉,于是让俺弟弟转告俺伤好了后一定要把手机号码换掉。

 

俺在病床上呻吟的时候,有天想起来短信算命的事了。俺向弟弟的朋友要到了这家SP的特服号码后,试着把每一个俺曾经用过的电话号码查验了一遍,结果每一个电话号码,查询回来的结果竟然差不离是俺人生各个时期正确凝练的总结!查到俺的名字时,说法就更为神奇,根本不由得俺这个坚定的科学信仰者不信。

 

这就是这回俺要改名的一个缘起。但俺这名字是非改不可的。俺这辈子可以有很多个终生缺憾,但决不能让名字成为其中的一个。前半生俺都是被动地、逆来顺受地活着,包括名字总被人叫错用错。车祸算是对俺敲的一个警钟,从今天开始,俺要改变一个活法,就从名字的改变开始吧。

 

俺现在的名字叫吕伯望。

 

之所以叫伯望,没有太多的缘由,只是叫着还算舒服、写着还算顺眼。或许可以这样解释吧:圈子里的人越来越年轻,再让他们叫俺伟哥已经不合适,因此得先把辈份顺过来。望字则是俺后半辈子活着的理由。

 

之所以继续保留也挺麻烦的吕姓,是俺实在不是彻底的叛逆者。改名在还健在的老爹那儿可以说得通,改姓就没法与列祖列宗商量了。顺便说一句,俺的祖宗应该最早可以追溯到姜太公那儿,姜太公吕尚(或称吕望),据说还是最早的战略咨询师,地位应当不在德鲁克(Peter Drucker)之下。

 

吕伯望,算是俺改名的Beta版吧,欢迎各位试叫、试用。俺的名字从Beta版升级为正式版有两年的宽限期。如果各位觉得好听好用,两年后俺履行法律手续,以后吕伟钢或吕伟刚就与本人不相干了。

 

在这个搜索引擎主宰互联网的时代,俺对改名叫吕伯望非常满意,用吕伯望作关键词百度一下,没有任何搜索结果。Google一下,只有一条结果:“吕伯望着小车背影狠狠骂道。”百度中文搜索技术胜过Google,俺信了。人生四十才开始,俺这回要像Alexa排名那样,把前半生清零,后半生重新来过。

 

前半生俺不信命、不信教,前妻说俺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来自俺这种不尊重上帝权威的倔强个性。俺不信怪乱力神,不喜欢看恐怖电影,因为太假。当然一个短信也还没有改变俺的信仰,但它确实是俺这回改名的一个缘起。

 

那个短信说的俺中年有“三破”的谶语已经事后应验了,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再发短信查验,结果已经完全两样了,因此俺再没什么可怕的了。有天和饭馆老板吵架时(圈子里应该没人见过俺真动怒的时候),冲他吼着说,俺这条命是捡来的,现在还活着,豁出去也没什么可惜的了。还有一个博客留言说俺丑,这一点俺其实心里明白,只是以前还因此害羞,现在看来也没必要遮丑,说了以上这一摞丑话,但都是当真的。只是捡回来的这条命,说实在话,俺珍惜着呢。请各位帮忙,跟俺一起珍惜吕伟钢的第二条生命、即新生的吕伯望的生命。

 

一个理想主义者

吕伯望叩首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