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互联网观察

吕伯望的BLOG

 
 
 

日志

 
 

吕伯望做客网易科技聊微软雅虎收购案  

2008-05-05 14:22:4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吕伯望做客网易科技聊微软雅虎收购案

 

访谈时间:5月4日下午14:00

访谈嘉宾:互联网专家吕伯望

主  持 人:方堃

 

精彩观点:

雅虎曾是互联网代名词,有着辉煌的过去,我们不能说它是凤凰变成鸡,但是雅虎被Google挤到一边也才仅仅2年时间。作为雅虎员工来说,尤其是像杨致远这样的创始人肯定是心有不甘。他会觉得雅虎卧薪尝胆、奋发图强,说不定在几年之内能重新赶上Google;但如果这个时候被趁机杀进来的微软收购,你可以想到雅虎会有多么委屈。所以一开始采取抵抗的态度,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从杨致远、雅虎董事会、雅虎管理团队来说,都不愿意被收购,因为他们自己还有重新崛起的雄心。而且微软从来不被看作是硅谷公司,微软是一直被硅谷看作敌人,因为它有捆绑销售和垄断的历史,而硅谷的公司做什么事情始终都对微软带着戒备心理,所以微软实际是一个外来者,是不被大家认同的外族。

 

微软是唯一能够在技术实力上和Google抗衡的公司,但这样一个技术公司英雄无用武之地,现在MSN在线用户平台太小了。如果是一头驴拉着我的先进设备,那肯定跑不快。所以他必须要找到雅虎这匹快马。互联网用户积累需要时间,而且不是随便什么用户都行。FaceBook、Myspace都拥有大量用户,但是这些用户支撑起来的广告收入却很低,因为广告主对这些用户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广告投放,始终还打着个问号。对于微软来讲,没有比雅虎更合适的收购对象。

 

访谈正文:

 

主持人:网易的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网易首席对话栏目,今天我们邀请到了资深分析师吕伯望先生作客我们的访谈,吕伯望先生您好。

 

吕伯望: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早上互联网爆出一件大事,微软宣布放弃收购雅虎,您怎么看这件事?

 

吕伯望:我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一个是吃惊,还有一个是失望。吃惊的地方在于没想到雅虎会是这么顽强地抵抗微软的收购;失望的是,大家都比较看好的并购,最后没有以友好的方式达成。当时是这两种感受。

 

主持人: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微软的鲍尔默给雅虎CEO杨致远的信曝光了,鲍尔默说作出放弃收购雅虎的决定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您认为三个月这么长的时间,微软都在做些什么事?

 

吕伯望:这封信其实是微软新闻稿中附带的,微软自己发布出来的,信的内容一会儿我们可以再谈一下。微软1月31号给雅虎董事会写了想要收购的建议,从这封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我们回头看2月、3月这两个月的时间,实际上是微软一直等着雅虎董事会的表态。

雅虎董事会在收到微软那封信十来天之后表了态,雅虎认为微软的报价低估了雅虎的价值,不同意微软收购。但微软也马上回应,认为微软的出价很恰当,是对雅虎恰当的估值,所以双方在价格上开始僵持,雅虎也一直没有和微软一起坐到谈判桌上,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双方总共见过两次面。

鲍尔默和杨致远带着自己团队里的几个人互相见了两次面,都没有双方的律师参加,也没有投资银行的顾问参加,这是一种非常初级的通气会。从这点上看,微软自从提出收购以来,没有得到雅虎董事会积极的回应,也就是雅虎坚守住了,你不把价格提高我就不跟你谈这样的原则。

这就让微软非常被动,所以微软只好在4月初发了最后通牒,要求雅虎在三个星期之内坐到谈判桌上把协议签了。

一个多星期以前,最后的期限到了,根据传出来的各种消息看,最后通牒规定的最后三个星期的期限里,雅虎和微软仍然没有进行密切接触,实际上在一个多星期以前,最后期限就已经到了,但微软还是拖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直到昨天才正式宣布谈判破裂。

实际上在这刚过去的那个周末,微软和雅虎确实有过一次三个月以来最深入的一次谈判,鲍尔默在给杨致远写的信中也强调了,在这次谈判当中,雅虎才让微软知道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最后因为价格上的差距,微软愿意支付33美元,雅虎一定要不低于37美元,这每股4美元、总共50亿美元的价格差距,让双方谈崩了。

三个月里,微软和雅虎的过程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谈到价格,现在我们可以从公开的资料中看到,微软最初出价是31美元的价格,最高时给到了33美元,可是雅虎这边却低于37美元不谈。今天早上我们采访陈彤时,陈彤先生认为,价格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因为在以往的商业案例中,价格绝对不是导致收购失败的唯一因素,您赞同这个观点吗?

 

吕伯望:价格在收购当中应当说还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在什么情况下价格不是很重要了呢?当只有市场上只有你这一个东西时,而且你这样东西是我特别想要的,这时候价格可能就不是重要考虑的因素。我们可以看,微软和雅虎中间差了4美元的价格差距,微软也做了让步,从最初的31美元提升到33美元,但这个差距和雅虎的要价还是差了4美元。

就像陈彤说的,如果雅虎是市场上唯一一个微软想要的,也许微软不在乎每股股价4美元,也许不会在乎这50亿美元的差距了,为什么微软这么在乎呢?我们应该从微软的收购动机上来看问题。我发现鲍尔默写给杨致远的信和以前微软的几次表态,值得我们重新评估。微软当初的表态有可能只是一种谈判技巧,为了在谈判上取得主动权而做的表态,他真实的背景和意图有可能需要重新梳理一下。

我们可以这样设想,假如微软真的像他自己表态的一样,比尔盖茨首先表过态,鲍尔默后来又表过态,微软收购雅虎最看重的是雅虎的工程师和人才,我们知道在一个高科技领域里,任何一个公司最有价值的确实是人才,除了人才以外,高科技公司是没有多少固定资产的,没有机器设备,没有厂房,在这种情况下,收购这个公司最主要的资产就是人才。

收购谈判,尤其是恶意的收购,时间拖得越长,人才流失就越多、越快,也就是说,如果真的看重雅虎的人才,微软肯定想速战速决,宁可收购价提高50亿美元,也要让人才资产少流失50亿美元,这是抵得过的。但现在看起来,微软似乎不在乎雅虎的人才流失,那么我想,他最看重的其实不是雅虎的工程师和人才,而是雅虎的用户基数和雅虎的平台。

因为微软自己有搜索产品,自己有广告服务,它的搜索、它的广告服务、庞大的研发团队在微软自己的平台上产生不了规模经济效应,它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像雅虎,雅虎这个平台有可能帮助它实现收入的规模效应,单位成本也能相应降低很多,这样才符合经济学原则。

两三天前微软开了一次全体员工大会,在全体员工大会上我发现鲍尔默对自己的员工最后还是说了实话,他说他看中的就是雅虎的大平台,这个大平台上微软能够实现规模经济效应。所以在价格上,微软变得这么抠,这么吝啬,是因为他看中的东西和他的表达实际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宣布收购之后,雅虎方面的工程师人才也流失得非常多,您觉得以现在雅虎的团队而言,微软收购它,能不能达到提高微软搜索和互联网的目的?

 

吕伯望:鲍尔默和他自己的员工说过一句话,“雅虎不是微软战略的全部,而只是微软战略的一部分。”我觉得这句话应该修正一下,叫做“雅虎即使不是微软战略的全部,也是微软战略一个最大的部分。”

在我看来,为什么要收购雅虎,鲍尔默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他的目的就是搜索和广告,在未来的十年当中,广告要从传统的广告领域都转移到网络领域里来,现在我们知道全球已经有四五百亿美元的广告市场,美国有两百多亿美元的广告市场,未来年增长有可能每年都是30~40%,甚至还有可能加快速度,按鲍尔默的说法,十年以后,没有什么传统和互联网的区别,以后都是网络广告。

美国的广告市场是多少亿呢?好象是4000亿美元,这个市场非常非常大,微软要在这样一个未来增长迅速而且变得非常大的市场当中切一块足够有分量的蛋糕,现在必须加快速度,自己做出一个足够大、有规模经济效应的平台,这个平台要靠自己滚动发展、慢慢增长发展,就会错过网络广告市场快速增长的最佳时机。

最能让它马上有用武之地的平台就是收购雅虎的平台,而且除了收购雅虎,别的没有什么可以和雅虎比,比如美国在线、新闻集团的Myspace、FaceBook等,都远远赶不上雅虎的规模、赶不上雅虎的成熟,赶不上雅虎现有的用户群、广告客户数和雅虎的广告联盟、广告投放技术。如果现在它把雅虎整体买下来,至少给微软省了五年的时间。

要是收购其他公司,微软的平台是可以变大一点,但离规模经济效应还是差得很远。在我看来,微软收购雅虎的这个战略是必须的,是他不应该放弃的。我希望它不放弃,如果放弃了雅虎,微软这五年之内还得爬着走,收购了雅虎,实际就是跳上了一个台阶,可以跑着走了。

要说到这次微软撤出雅虎是不是真实的撤退的问题。也就是说,微软也有可能是以退为进。

 

主持人:这个以退为进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呢?

 

吕伯望:刚才我们说到,收购雅虎对微软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战略,但既然微软收购雅虎最看重的是用户平台,那么收购时间短点长点关系都不大,比如工程师流失了、服务人员流失了,让用户使用雅虎产品时达不到以前的标准了,但用户反应是滞后的,差不多半年、一年的滞后,所以时间长一点并不是很要紧,如果把时间放长一点可以避免让我少付50亿美元甚至更多,现在我退出,将来我杀回去,说不定价格比现在的33美元还要低。

为什么我们应该把微软的撤退当做以退为进呢?我们应该这样看,雅虎董事会之所以能扛着,达不到37美元就免谈,之所以这么顽强,是因为市场上都认定了微软收购雅虎这件事情是铁定的,投资者对微软有很高的期待,反正不管怎么样你总要把雅虎买下来,所以我就可以向你索要更高的价格。

市场对微软收购雅虎的期待太高,雅虎的董事会也就有了底气,可以向微软多要一点钱,如果现在微软撤退,则可以把市场期待给压下去一些,我想微软最希望投资者理解的是,这次微软是真的撤退了,不要再对微软有期待,这样撤退了以后,雅虎的股价就会回落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投资者就会开始对雅虎董事会有不满情绪,越来越多的股东认为他错过了微软的这次交易,没有给股东带来应有的价值回报。

股东的诉讼、股东的情绪、激烈的反应,到两三个月以后要召开的雅虎股东大会上还可能都会闹出点事来。如果真到了那个情况,微软就是坐享其成了。市场上的期待下降,使得微软可以出一个合理的价格,而不是现在市场上期待的出35、37美元的价格,微软甚至可能会回到原来最初的报价,31美元每股的价位上来。

这也就是以退为进,实际上微软要达到几个目的:第一个目的,让市场的期待落下去;第二,让雅虎的股价跌下去,如果投资者还对微软抱有幻想和期待,股价下跌也会是有限的,比如收购建议之前是19美元,现在是28美元,28到19,跌一半下去,跌到中间的某个位置就最多了,因为目前大家还对微软怀有所期待。

如果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为微软真的不想收购雅虎了,雅虎的股价会掉得更低,等到投资者对微软的幻想或期待破灭了以后,投资者的气就会出到雅虎的董事会上去,雅虎的董事会面临越来越多投资者的压力,最后有可能不是微软,而是雅虎反过来求着微软,雅虎自己向微软“投怀送抱”。我觉得微软有这样的意图存在。

 

主持人: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微软在宣布放弃收购之后,雅虎的两大机构投资者非常愤怒,这是否意味着刚才您说的现象已经开始出现了?

 

吕伯望:部分投资者对雅虎董事会愤怒的情况是大家可以想象得到的,之前雅虎已经有七个股东起诉了雅虎,因为雅虎在2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拒绝了微软的收购建议。我觉得随后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起诉雅虎董事会的法律诉讼案可能还会成倍增加,雅虎股东对雅虎董事会的信任度会跌到最低点。

主持人:股东对董事会的诉讼,会对微软收购有帮助吗?

吕伯望:这种诉讼案一般是这样成立的,如果你接受了微软的收购,那么我至少有31美元可以套现,但最后你没有跟微软仔细谈,没有尽到股东给雅虎董事会的信托责任,只要能证明这一点,你就要补偿我的损失。雅虎董事会有没有尽到信托责任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这也是法官判决的依据。

你看微软的几封信里其实都是在向雅虎的股东们暗示,微软提出收购建议之后,雅虎的董事会实际是不够尽责的,两个月时间里谈了两次,所有的数字也都捂着不报给我们,就是一个非常初级的碰头会,双方不带律师,也不带投资银行顾问,这意味着雅虎没有给我们报什么数据,不给我们看他的报表。这是一个方面。

微软的鲍尔默这次写给杨致远的这封信里有许多地方实际有一种渲染的做法在里面,头一段话就说到:三个月过去了,我一直等到昨天的谈判会议上雅虎才明确地告诉我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以前雅虎什么都不愿意跟我们谈,直到谈判破裂的那一次才真正让我明白,我们什么是可以谈的,什么是不可以谈的。这个话其实就是一种渲染,以后雅虎股东要起诉雅虎董事会,这会是一个证据。

第二个地方,鲍尔默又说这么一句话:我们考虑到整个三个月的过程中你们总是想方设法地阻止微软收购,拖延时间,所以我们也决定放弃代理权之争。不是像原来想象的那样,我们曾经也表过态,我们要通过代理权之争,在雅虎股东大会上推翻雅虎董事会来达成收购。我们也不这样做了,因为本质上你是跟我们对抗的,所以你还会找出很多对抗的手段,把整个过程延长,搞得我们的收购变得没有意义。这是第二个地方,又是一处渲染,会让雅虎股东产生对雅虎董事会不满的情绪。

第三个地方,鲍尔默特别强调了雅虎跟Google的外包协议。在我看来,雅虎与Google的外包协议只不过是:我说微软你出价低了,但你不是说这个价格是合理的吗,好,我跟Google搞一个3%的搜索关键词外包协议,测试两个星期,我们来看看这个测试结果。现在每在雅虎上搜索一次给雅虎带来的收入要比Google用户在Google上搜索一次给Google带来的收入低很多,差不多接近一半。我把付费搜索外包给Google测试一下,来证明我雅虎上的搜索请求量该值多少钱。

我把雅虎的付费搜索外包给Google,多挣的收入是可以转化成股票价值的,投资银行分析师马上就可以算出来通过外包给Google多挣来的收入可以给雅虎每股带来多少股价的增幅。实际以前花旗银行的分析师就算过一笔账,如果雅虎把自己的搜索全部外包给Google,可以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那么每股可以增加好几美元。

我原来想雅虎这件事情主要就是冲着微软去的,告诉微软,我把结果拿出来,你就知道我的股价到底值多少钱了。当时微软提到过,这个事情你们是做不成的,因为这确实有严重的垄断嫌疑,3%也许还可以作为一种试验,技术或者商务模式的试验,也许美国政府的反垄断机构不会干涉,但他们很警觉,如果最后雅虎真的把所有的付费搜索外包给Google,这个事百分之百是通不过的。

现在在鲍尔默给杨致远的信里第三个重点渲染就是雅虎付费搜索外包给Google两个星期的协议,他把它作为重点渲染的地方,说如果你们这样做了,雅虎未来就会失去生存与发展的保障。大家可以想明白一点,Google为什么比雅虎做得好,为什么雅虎这么多年来这么委屈,要落到被收购的境地,都是因为Google的搜索做得好,Google做得好,就是因为它好在搜索;你之所以落到第二位的境地,就是因为搜索做得不好。

而且在现在的广告市场中,谁搜索做得好,谁就有发展前途,你竟然把这样一个重要的武器放弃了,这就像“自宫”一样,把搜索放弃了,未来雅虎还怎么发展?这就等于雅虎永远臣服于Google。雅虎的前任CEO塞梅尔说过,搜索和品牌展示广告是雅虎的两只手,我不可能把搜索这只手砍掉然后送给别人。现在雅虎竟然只是为了抵挡微软收购,就把付费搜索这个事情考虑外包给Google,你自己竟然就做了这样一件自残的事情。

他把这个事情渲染了,让投资者尽量往这个方向理解,如果雅虎要这样做了,那雅虎接下去就没有独立发展的可能了。

主持人: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与其说这封信是写给雅虎的,不如说是写给雅虎的股东的。

 

吕伯望:那当然了。如果这封信要写给杨致远,只要一句话就够了,“谢谢你这三个月来你和雅虎董事会为此付出的努力,很遗憾我们的交易告吹,再见。”这就够了,之所以他说这么多,就是要说给雅虎的股东、雅虎的投资者听的,我给你们准备一些素材,你们可以拿我的素材去质问雅虎董事会,把你们的不满发泄到雅虎董事会那里去。

 

主持人:微软通过这封信告诉雅虎的投资者,这次收购失败跟我没关系,你们应该把气撒到雅虎董事会身上。

 

吕伯望:就像刚才的渲染里,首先,三个月里只有最后一次谈判是真正深入的谈判;第二,代理权之争我都不想做了,因为你太不配合我们了,当然,到了恶意收购时,你不能要求对方配合,但你也不能做出那么绝的事情,愿意“自残”来抵抗我,我已经怕了,你竟然用自残的方式阻挡我的收购,那么好,代理权之争我都不要了,我不敢做了。第三,把雅虎跟Google外包协议的事情反反复复地强调,光那个就列了好几条理由,来说明雅虎董事会对雅虎的伤害。

 

主持人:难道对于微软而言,它发展互联网战略,真的只有收购雅虎这条路可走?再没有其他路了吗?

 

吕伯望:我刚才说了,其他路走起来都是很慢很难的。我们不得不承认微软的技术,在所有的技术公司里,它的技术力量至少可以和Google有得一比,有那么多工程师,那么多Windows、Office的工程师都可能对未来搜索技术在研发、创新上作出重大突破,应该说它和Google有得一拼。

但这样一个技术公司英雄无用武之地,现在MSN在线用户平台太小了,做出来的东西再好,如果是一头驴拉着我的先进设备,那是跑不快的。所以他必须要找到雅虎这匹快马。你知道,互联网用户积累还是要花时间的,而且不是随便什么用户都行,像FaceBook的用户、Myspace的用户都不容易成为广告主喜欢的用户,雅虎的用户是广告主喜欢的用户,Myspace、FaceBook的用户数量和雅虎也有得一比,但为什么他们的广告收入那么低?是因为广告主对这些用户是不是适合我的广告投放,始终还打着个问号。

所以,让微软自己发展用户是一件很慢的事情。

刚才我们提到了新闻集团,MySpace为主的网络公司、美国在线,MySpace至少在广告的领域里目前还看不到它有多大的前景。它的用户规模确实很大很大,但广告收入却很低很低,这两者非常不相称,所以微软和新闻集团合并,和微软跟雅虎之间的合并区别是很大的,而且两者如果要合作,给MySpace挂多高的价格标签又是一个问题,现在它的收入很低、用户群很大,你不知道要怎么算这笔账,MySpace卖给微软到底值多少钱?

第二是美国在线,中国媒体有很多都引用了国外的博客猜测,说雅虎和美国在线似乎一直在谈,在我看来,美国在线是没落的公子,它当年和时代华纳在线合并时,处在互联网第一大公司的位置上,比雅虎还大,但它的收入主要是来自于互联网接入这一块,自己形成局域网的方式来做互联网。结果它在宽带时代没有及时转型,后来它的互联网接入业务就发生了萎缩,现在它还有900多万互联网接入用户,但全部都是拨号上网用户。两年前它已经制定了一个战略,要以广告收入为主,而不是互联网接入收入为主,重新锻造美国在线,但这两年做得非常不好,它靠广告赚来的收入和雅虎相比,雅虎是70亿美元,它只有20多亿美元,这之间差距还非常大。问题是,它的广告收入增长趋势很不明朗,广告平台老是在调整组合中,人也是不断地换。

现在美国在线差不多可以看作是一个已经没落的贵族,是否能够中兴还得等着瞧。时代华纳早就想把它卖掉,只不过现在他还想要一百多亿美元,在我看来,这一百多亿美元多雅虎来说肯定是不值的,因为他对雅虎能产生多大的增长贡献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主持人:也就是说,对于微软来讲,没有比雅虎更合适的收购对象?

 

吕伯望:对,所以我说,微软鲍尔默说雅虎不是微软战略的全部,只是部分。我说我们应该这样读,雅虎当然不是微软战略的全部,但至少是目前三年内最关键的部分。

 

主持人:刚才我们从微软的角度讲了很多这次收购的情况,我们再从雅虎的角度看,为什么他一直卡着不卖,之前我记得微软收购的邀约发出之后,杨致远是以坚决的抵制态度表态。对于雅虎而言,微软的收购对于它来说究竟是好是坏?

 

吕伯望:你想,雅虎曾经是互联网的代名词,曾经有过辉煌的过去,我们不能说它是凤凰变成鸡,雅虎从辉煌的舞台中央被Google挤到一边也才两年的时间,作为雅虎的员工来说,尤其是像杨致远,作为雅虎的创始人,是不甘心的。雅虎不就是落后Google两年时间吗?我们自己卧薪尝胆、奋发图强,说不定在两三年之内能重新赶上Google,我们对Google不服气。

但如果趁我正好处在股价低落的时候被微软杀进来,这时候我多委屈?我自己有一整套的发展思路,希望按照我们的发展思路重新追赶雅虎,但这时候微软趁着我们受苦受难的时候突然杀进来,我当然不愿意投降了,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是一个有理想、有事业心的人,所以一开始采取抵抗的态度,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你要从杨致远、从雅虎董事会、雅虎管理团队来说,都是不愿意被收购的,因为他们自己还有雄心,有重新雄起的决心,这是第一。

第二,微软从来不被看作是硅谷公司,它的地理位置不在硅谷,微软是一直被硅谷看作敌人,因为它的操作系统,不管是雅虎还是Google,都要使用微软的操作系统,微软的操作系统有捆绑销售、有垄断的历史,硅谷做什么事情始终都对微软带着一种戒备的心理,雅虎、Google都是很开放的公司文化,微软却不是,所以微软实际是一个外来者,不被大家认同的外族。这是第二。

第三个原因,华尔街的投资者,雅虎的股东对雅虎整整失望两年了,塞梅尔之前一年已经开始失望了,塞梅尔退下去,杨致远接手,杨致远也没有很快翻盘,当然我们也没给杨致远足够的时间让他把盘翻回来,但这两年的时间让雅虎的股东、雅虎的投资者失望了,有的甚至绝望了。对这种失望、绝望的情绪,雅虎的董事会也许把握不够,他们认为他们还可以拿出一整套方案来说服雅虎股东们支持雅虎的独立发展,这是他们对自己股东的误判,他们认为自己还是能说服自己的股东的,就算打代理权之战,雅虎也能赢得超过一半股权的股东的支持,雅虎董事会说他有这个信心。这件事情是不是雅虎董事会的误判,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如果你总觉得打仗时有人民的支持,当然你不会轻易投降。所以在这里,雅虎董事会有可能存在误判的可能。

 

主持人:从微软提出收购邀约到现在宣布放弃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中,您觉得雅虎董事会在心态上有没有发生变化呢?我们知道一开始他是非常抵制的,现在是不是还是这样?

 

吕伯望:我觉得他们是走过了这么一个历程,一开始的抵制心里没底,而且有点发虚,但是是本着一种信念,一定要抵制,于是逐渐找到一些办法了,比如刚才我说的美国在线,在我看来雅虎在这种时候找美国在线谈合并,意义不大,但这时候市场上需要的是放风,放一些干扰音出来,去刺激微软的神经,干扰投资者,让投资者产生多种多样的想法,这是很重要的也很有效的。

所以雅虎找美国在线谈合并的事情,我觉得有可能它不是真的要跟美国在线做交易,但这种干扰音还是挺有用的。

最后跟Google搜索外包的事情,我至今还是认为雅虎不会真的把付费搜索外包给Google,事实上这也是一种谈判策略,所以我觉得,在这件事情当中,雅虎董事会做得还是很漂亮的,只不过是他这么做,让微软退走了以后,能不能承受得了股东给他的压力,这是后话了。

 

主持人:最后我们还想了解一下,您觉得微软的下一家收购对象会是什么?

 

吕伯望:首先我觉得微软这次有很大可能性不是真心撤退,三个月或半年以后重新杀回来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微软真的就此放弃雅虎,我觉得这是微软五到十年长期战略当中的一个重大失误。

我倒不赞成像别人说的,把400多亿拿出来去收购除了Google等几个大公司以外的其他所有互联网公司,但这样收回来有用吗?没有用,所以我建议微软继续盯住雅虎。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吕伯望先生作客网易访谈室,也谢谢各位网友。(方堃)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